扫描二维码 关注官方微信
媒体聚焦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媒体聚焦

寻访“生命之花”| 大风大雨大雾大晴天,轿子山有精怪吗?
作者:云南网    来源:世博集团微信企业号    浏览量:186    发布时间:2021-09-10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豆瓣网

QQ好友


2021年9月5日 

天气:大风+大雨+大雾+大晴天

精怪塘,是轿子山的一处景点,据说其精怪之处在于:大声叫喊,会引来一阵冰雹。

        上山前,我就在想,轿子山真的有精怪吗?它长得好看吗?

没想到,精怪没见到,精怪的威力倒是领教了。

一路上,大风大雨大雾大晴天,最后,我们连鞋都湿透了,大家集体晒“孩子”(注:云南方言把鞋子读音为“haizi”),乐不可支。

然而,向导不以为然地说,山里都这样,一天有四季、十里不同天。

       “我在轿子山没见过精怪,倒是,你们一行人中是不是有属相是龙的‘懒怪’。”向导乐呵呵地说:“懒龙出门要下雨。”

这是一句民间俗语。围绕“懒怪”“懒龙”的话题,大家在风里雨里阳光里叽叽喳喳地议论着,边走边开心。

“快看,刚飞过去的是……”

“听,这是……的声音。”

“这种植物叫……?”

“您刚才说的叫什么?这个字该怎么写呢?”

9月5日,我们的行程是,跟随调研组专家,在轿子山景区,探访观鸟路线。一路上,听到专家们说的各种鸟和植物,都让我大开眼界和大开“耳界”。

         因为,鸟从车前飞过的一瞬间,他们看清了鸟的种类,而我只看到一个黑影。这“眼界”,不如人呀!

“耳界”的问题,主要是鸟类和植物的名字很复杂,有很多写法含有生僻字。如果听到时,不赶紧记下来,很容易忘记。不仅如此,那些中文字,对我来说,仿佛“自动加密”了一般。

渐渐地,我发现,自己成了一个“字怪”。因为,不会写的字太多,总在问“这个字该怎么写?”

幸运的是,我昨天就与调研专家朱雀会联合创始人、《中国鸟类观察》编辑韦铭成了朋友。他,成了我的“一字之师”。

         昨天,去轿子山景区四方景,我有幸搭上韦铭老师的车。

“我只是个业余爱好者。”谦虚的韦铭,实际上是一位有着20多年观鸟经验的资深观鸟人。我猜,他是“鸟精灵”变的。

在车上,他跟我和小伙伴科普了很多观鸟知识。我也对观鸟、观鸟爱好者增添了更浓厚的探究兴趣。

今天,我们坐索道、爬栈道持续攀登,从林带到草甸,感受不同海拔高度动植物的分布特点。

        专家们说,来轿子山观鸟,5月是比较合适的时间。

于是,我十分好奇:在9月这个并不太合适的时间段去观鸟,我们会看到什么呢?

早上8点半,我们从轿子山大酒店驱车前往轿子山景区的下坪子。

下坪子是一个比较适合入门选手观鸟的地方。这里视野开阔,大片的冷杉林是鸟儿的“社交”场所,它们在这里自在嬉戏,我们比较容易观察。

        刚到下坪子时,天气看着不错,我们借用望眼镜看山尖的树上有没有鸟。

后来,我去了趟卫生间,2分钟之后出来,我傻眼了,就像是打开了小叮当的“任意门”。眼前,浓雾漫布,人影模糊,我甚至怀疑走错了地方。

然而,大风吹着大雾,来得快,去得也快。

韦铭带着大家开始沿着线路观鸟。

有一阵,为了吸引鸟儿,大家纷纷模仿鸟叫。声音此起彼伏,一时竟分不清是人叫还是鸟叫。

“看,点翅朱雀!很多观鸟人观鸟几十年可能都没见过。”我们很幸运,那只点翅朱雀在几棵树的树尖上飞来飞去,我们趁机一睹为快。

       “鸟类天堂”轿子山,诚不欺我,给了我们一个大惊喜。

午餐过后,我们从下坪子坐着索道上行一段,而后沿着栈道一路攀爬。

“精彩总在身体舒适度之外。”中国生物多样性影像专家、自然摄影艺术家、摄影美学专家范毅,冒着大雨,跟大家爬了一路、看了一路、讲了一路。

        是的,下大雨了。我们爬了很久,雨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同行马蜂窝团队的主播小姐姐,从我们到下坪子开始直播,一路走一路讲,下大雨都没停。

栈道很多地方很陡,随着不断攀升海拔越来越高,我几度感觉呼吸不畅,我们都很佩服主播小姐姐的敬业。

        连续4个多小时的直播,前前后后吸引了10万多人,与我们同行轿子山,目睹轿子山多变的美丽。

在爬行的路上,3个小朋友从上面顺着栈道下来。“待会儿要是有人问我们到轿顶了没有,我们就说到了啊!”“好好好!”

可爱的对话让我忍不住发笑。不过后来,我也没能爬到轿顶。

爬到海拔3950米的小天池时,雨停了,大雾弥漫。

        一条瀑布从平静的精怪塘冲出来,冲破迷雾沿着陡峭的崖壁飞流直下,仿佛天都飞下来一般,这叫“天来瀑布”,正合适。

瀑布旁边的栈道上,坐着一只狗子,面无表情的它看上去波澜不惊,似乎在表明自己有多勇敢。毕竟,不是随便一只狗子,都能出现在这么高的山峰上、这么急的流水旁。这一定是只“狗精灵”。

         狗子是一对情侣带来的。姑娘姓张,她说,狗子是他们抱一段、自己爬一段,这么交替着带上来的。她说,不为雪和花,她只为这雾而来,这让她仿若置身仙境般的雾。

很快,小天池的雾开始散了。我们开始下山,天放晴了。

一直走啊走啊,坐在栈道休息时,才发现我的裤腿、鞋袜是干的,仿佛此前被淋湿的事没有存在过。

          下山要经过“一线天”,笔直的504级台阶,让我站在入口时,腿开始抖个不停。我姑且认为这是因为爬山的劳累而不是害怕。最后我们用手机水平仪测试了一下,坡度为82度左右。

       傍晚6点,结束了山上的行程,回到了下坪子,先抵达的小伙伴都光着脚丫悠闲地晒太阳,一旁摆着在晾晒的鞋袜。

这一天,手机显示我走了17444步,爬楼102米,消耗了约一个汉堡的热量。好久不锻炼的我,今夜一定好眠。不知道,那些没有遇见的轿子山精怪,还有,我悄悄给大家起的“精怪名字”,会出现在我的梦中吗?



集团概况 集团简介 大事记
新闻中心 企业动态 旅游动态 活动动态 媒体聚焦 精彩视频 精彩图片
业务领域 景区 酒店 旅行社 旅游交通 文旅综合体 园林园艺 文旅科技 综合
党建与文化 党建动态 企业文化 社会责任
人力资源 社会招聘 校园招聘 人才培养
友情链接 华侨城集团 云南华侨城

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

Copyright @ 2020 云南世博旅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滇ICP备19005190号